评剧《母亲》赴西,歆洛瑶安参加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

甜甜的一抱,却是母亲与5个儿子生死的离别。望儿归,却望不回那已为国牺牲的孩子们。在脉脉温情与民族大义之间,即便是最普通的中国百姓,最爱惜儿子的中国母亲,也终在民族救亡图存的决绝环境中选择了后者。

 

timg (7).jpg

中国评剧院创排的《母亲》于2015年7月5日,习总书记在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活动讲话一周年之际首演至今,已经成功演出了150场。在经过反复推敲与打磨之后,将于10月24日至25日,作为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第十五届文华大奖参评剧目赴西安演出。

创作秉持人民情怀收获观众95%满意度

一位同是演出业界人士的观众胡先生曾在看完《母亲》巡演后表示,整部戏都让人泪流不止,“儿子们永别时吟唱给妈妈的唱段,让母亲的心在淌血”。

一年多的时间里,评剧《母亲》已经成功演出150场,在近20个省市完成巡演,收获了普遍九成以上的上座率。问卷调查显示,观众满意率达到95%,并赢得业界广泛好评。

评剧《母亲》所讲述的是北京密云地区的一个真实故事:一位中国最普通的母亲邓玉芬,在民族生死存亡之际,将丈夫及5个儿子送上战场且均英勇牺牲。如何不落窠臼而又动情地讲述这个故事,是当时剧目主创最头疼的问题。

在筹备创作的一年中,《母亲》的主创团队在故事发生地反复采风,深入当地人民生活,最终编剧刘锦云从村头那座邓玉芬“盼儿归”的雕像延展开去,写就一部源自中国最普通母亲在面对战争时的真挚情感的散文诗。

让专家们称道的是,评剧《母亲》别具匠心地以倒叙形式,让母亲小儿子的灵魂超越阴阳界限作为讲述人讲述母亲的这一生。导演张曼君则以空灵而现代的舞台表现形式,直击人类内心深处最柔软的情感:母与子,生与死。

有评论人士认为,剧中没有日寇士兵、日寇堡垒,只有温情脉脉却又心如刀绞的亲情,但足以形成对战争及侵略的有力控诉。

回顾评剧《母亲》创作,中国评剧院院长王亚勋表示:“我们体会到的是戏曲艺术创作要秉持人民情怀,植根生活沃土;要服从时代要求,体现时代特色;既要有时代的内容,也要有时代的形式。”

据了解,评剧《母亲》先后被列为北京市2015年度重点剧目及北京市文化精品工程项目;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资助项目;荣获第十四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展演剧目奖;入选2016年度国家舞台艺术创作精品工程重点扶持剧目。

广纳良言下苦功

多次调整力求完美展现

从首演至今,评剧《母亲》已经在华北五省、华东及华中地区多省市完成巡演。而在剧目巡演的过程中,中国评剧院不断接到其他省市的巡演邀请。今年,评剧《母亲》在苏州举行的第十四届中国戏剧节演出后,湖南省委宣传部和省文化厅就向中国评剧院发出邀请,希望《母亲》参加今年9月份在长沙举办的“雅韵三湘优秀舞台精品剧目”展演。《母亲》在演出当晚让长沙观众度过了心潮澎湃的不眠之夜。

对于中国评剧院来说,巡演并非为了商业利益演出,而是不放过任何一个与观众交流的机会,更是剧目日益精进的良机。在每次巡演结束后,中国评剧院不仅会向观众发放满意度调查表,监测基层观众对这部剧目的口碑和建议,还会以专家座谈会的方式,吸纳演出业内人士的真知灼见,取其精华并反复打磨。

今年5月,《母亲》在音乐及剧本上进行了较大改动,更显精炼,更突出抗战胜利后母亲与亲人超越阴阳界限相聚,却又无奈看着亲人灵魂远去的一幕。这让整部剧目节奏更加明快,主题情感更加突出。据介绍,这次调整的动因,正是此前听取了观众的意见。

不仅如此,中国评剧院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带给观众的感受。在一次专家座谈会上,一位专家提出,在结尾母亲看着渐行渐远的亲人时,背景是大家庆祝抗战胜利,以哑剧的形式反衬母亲内心的情感。但背景演员们嘈杂的脚步声又有些喜庆之感。导演张曼君随即记下了这一建言,在后来的排练中,她要求演员们放轻脚步。

就在参加中国艺术节之前,中国评剧院还针对《母亲》的布景及灯光进行了一次微调,力求舞台更加灵动、现代,富有张力。据介绍,《母亲》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已进行了两次大型调整,近30次小修小改,而多数修改均来源于观众及专家的建言。

一位业内人士已经看了4遍评剧《母亲》,他坦言,看一次爱一次,每看一次,都能发现这部剧的进步之处。他曾经提出的建言,也被中国评剧院所采纳。“就算是鸡蛋里挑骨头,我也已经没有更多建议了。”他说。

青年骨干担当主力

要立戏更要出人才

排演《母亲》,中国评剧院大胆启用了大批青年演员。主演母亲的王平40多岁,而饰演母亲B角的郑岚则是“80后”演员。不仅如此,剧中不少角色甚至起用了“90后”年轻演员,其中有些人在其他剧目中甚至没有一句唱腔或台词,有的则仍是艺术院校的在校学生。

“很难想象,如此一出大戏却是这样的阵容。”在立戏之初,导演张曼君曾对这样的阵容表示质疑:投入如此巨大的剧目,为何不用成熟演员?不过,,在随后长达数月的排练中,她则感叹于青年演员们的敬业与刻苦。

中国评剧院则有着更加长远的计划:不仅要立好戏,还要通过好戏出人才。老一代艺术家终将离开舞台,新一代演员的培养迫在眉睫。“我们希望通过精品剧目创作、经典剧目传承,培养一批有社会知名度的青年人才,并在年轻的演员中挑选出佼佼者作为人才储备。”中国评剧院副院长侯红介绍,如今王平等一批演员的知名度以及口碑都直线上升,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在年轻演员中,中国评剧院已经发掘出不少后备力量。

在中国评剧院看来,以经典、高标准的剧目,让年轻演员甚至是在校评剧专业学生,深切感受到评剧艺术的魅力所在,才能储备更多优秀的人才,才能让评剧这个剧种继续发展下去。为了让年轻演员更好地演出,中国评剧院也下了苦功夫。

“艺术源于生活,但‘80后’‘90后’演员多成长在大都市中,需要补的功课很多。” 一直关注《母亲》创作的北京市文化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吕先富介绍,在二度创作中,多次组织导演、编剧给演员讲解抗战史;在解读剧本时,又组织演职员带着任务走进英雄母亲生前的村庄、战斗过的深沟山头,走到百姓中间去,认真观察、细心体会父老乡亲的精神状态和生活动作,用真心、真情去感悟、去理解,再通过艺术上提炼和加工,从“心里有”最终达到“台上有”。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