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游戏资讯  游戏主播

你可能没意识到 2019年后厂商时代到来

游戏历史上总有一些奇特的年份,在这一年发生的事情看起来并不起眼,甚至不被人注意,但是却左右着历史的进程,甚至是时代的分水岭。

对于电竞来说,这样的年份也是有的。

比如2009年,电竞的主管部门在体总内部由办公厅交接给了信息中心。体育总局对于电竞的直接管理就此结束,电竞从此正式成为完全市场化的体育项目。为之后的富二代和厂商的入场做好了铺垫。

再比如2012年,LOL阴差阳错的没有进入WCG体系而成功举办了S2,韩国星际“投降”全面转型星际2,TI2 iG拿到了冠军。这三个事情加起来宣告了一件事情:厂商时代正式来临,电竞真正成为了一个垄断性行业。

厂商时代是2012年以后电竞的主旋律,所有人对这个时代又爱又恨,也都在思考,厂商时代的未来是什么?

但当奔驰车在2019年9月6日LPL夏季总决赛上开上了比赛的主舞台时,电竞可能到了新的历史分水岭:后厂商时代已经到来。

厂商时代

2017年,在某次论坛活动中,WE俱乐部创始人Zax在其演讲的PPT中简洁明了的说出了电竞和传统体育的不同:电竞是有爸爸的。

而这里的爸爸特指腾讯,泛指厂商。

厂商时代的起源于2010年,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星际2的比赛需要暴雪的授权和腾讯开始做自己脱离于第三方赛事的赛事体系的比赛:TGA。

经过两年发展,到2012年,TI2、S2的成功举办和韩国星际全面转型星际2让厂商时代开始初具规模。

最终在2013年,WCG的停办和LPL等厂商赛事联盟体系的建立,标志着厂商时代已经大成。

厂商时代的本质是什么?

其实就是厂商的投入成为电竞行业资金最主要的来源以及在此基础上对行业核心资源的垄断和把控。

在2010年以前,电竞行业的资金注入主要来源IT厂商和一些个人。这些资金支持了那些年的比赛、俱乐部和职业选手。那是一个以第三方赛事为核心的时代,谁有奖金办比赛谁就是行业的大佬。

但是那个时代背后的问题就是资金难成规模,谁有100万谁就是行业的“大爷”;投资方很难和行业有直接的利益关系,整个行业是一个松散的关系,没有办法形成良性循环。

那个时代的特征就是一年复一年的陷入了一个循环:每年都有些比赛要打;每年都有俱乐部死掉又有新的出现;谁都看不到整个行业的发展前途和目标在哪里。如果按照当时的模式,没人会相信电竞有现在的规模。

2010年之后。星际2、LOL和DOTA2这三个几乎同时出现的游戏开始让整个行业有了转变。因为他们的前代作品不同,这三款游戏成了网络化的游戏,厂商可以通过这三个游戏赚到大钱。这时候,他们就开始瞄准了电竞,一个在他们眼里不错的市场行为。

所以,就是这样一大笔游戏厂商的市场经费让半死不活的电竞市场开始有了活力,最早受益的就是以前靠爱发电的赛事执行机构,PLU,NeoTV、GTV等等开始转变为一个新的角色:供应商,并逐渐富有了起来。

但作为电竞产业核心的俱乐部还是半死不活,尽管他们靠着“大富二代”的资金看着还不错。

这时候LOL走了一条有钱后最符合体育规律的路:以联盟为基础的电竞生态建设之路。其实背后的本质就是市场体育的逻辑:资源的垄断。

回看传统体育的团队项目,比如足球、篮球,其实都是垄断性的市场资源:除了垄断方其实没有任何一个市场主体再能办相关的比赛。2013年,LPL的开始实际上就是资源的垄断:联盟俱乐部只参加体系内的比赛,不再参加任何第三方赛事,而联盟作为俱乐部资源和赛事的垄断方,也不再授权任何第三方赛事。这种垄断让很多人失去了工作,尤其是很多办第三方赛事的从业者。

但是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这种垄断正是电竞发展的前提,因为俱乐部在这个垄断体系中成了最大的受益方:他们真正有机会成为一个百年俱乐部,实现“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而俱乐部是电竞行业真正的核心,是他们让电子竞技不单单是一个厂商的市场行为,所有不注重俱乐部的厂商,都会遭到电竞市场的反噬。

这种垄断,也帮助俱乐部摆脱了金钱诱惑带来的危机:直播平台的兴起。

2015年前后,大量的投资让游戏直播平台成为了除了腾讯之外最有钱的电竞行业资金持有者。但是他们一开始是和俱乐部有着利益上的冲突:他们为了要优质的直播资源(职业选手),开始用大量的金钱诱惑选手退役,那时候的LOL俱乐部遭到了极大地冲击。

最后,在“垄断方”腾讯和俱乐部的共同努力下,游戏直播平台才和电竞形成了一个良性的产业关系:一方面他们成了俱乐部的赞助商,而俱乐部来管理选手的直播时间;另一方面他们成为了赛事的持权转播商,完成了生态的闭环。

资金是垄断的前提,垄断是模式的选择。

2016年之后,以LOL为代表的的厂商时代完成了自己的所有使命,形成了闭环。在这之外有模仿的,也有另辟蹊径的。但厂商时代已经是电竞的大背景和大环境,谁都逃不过的历史宿命。

2017年到2019年,是电竞高速发展的三年,这背后也是厂商时代的巅峰。

奔驰车开上比赛舞台,后厂商时代可能始于2019年

在LOL过去的七个周年庆里,LPL的赞助商们从来没有像八周年一样如此抢镜:多力多滋多少有些尴尬的RAP环节,耐克出征服的争议,以及奔驰“创造历史”的把车开上了比赛舞台,以至于被调侃这到底是LPL出征还是奔驰出征?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的争议的背后是LOL赛事体系依赖的资金的投入方开始起了变化:2019年,腾竞体育成立,LOL赛事成为一个自负盈亏的体系,而不在单纯的依靠游戏收入转化的市场费用。

所以赞助商(品牌客户)真的成了LOL赛事的“爸爸”:他们不再是异业合作伙伴,而是“金主”;他们的意见不再可有可无,而是举足轻重。而做惯“爸爸”的游戏厂商一时间难以转化自己的角色,自然就会有了8周年的那一幕幕的出现。

除了赞助商的投入,赛事的版权费用在腾竞出现后开始释放自己的市场价值:B站8亿购买了S10到S12的独家直播权;2020年的LPL也开始有级别的直播授权,而非无差别授权。

电竞行业的发展,就是谁投钱谁说了算的过程。

厂商时代的出现,本质是厂商对电竞市场的投入占了市场的绝大部分,以至于可以左右电竞市场的方向和发展。

而2019年,可能就是后厂商时代的开始,因为在LOL这个项目的电竞层面来说,厂商的投入已经退居二线,而赞助商包括持权转播商的投入成为了主要的资金来源。

这不是坏事,这正是电子竞技独立于游戏拥有自身价值的集中体现,而这样的结果也是我们追求的体育之路。

2019年,LPL的俱乐部其实也在起着变化:越来越多的富二代开始退出俱乐部,而企业不仅仅是在投资层面,而是在控股、管理等等各方面开始接手俱乐部。

这也是后厂商时代的应有之意。

后厂商时代是一个磨合的时代:赞助商利益和赛事独立性之间的较量;俱乐部利益和赛事利益的平衡;选手自身价值和俱乐部以及联盟之间的冲突等等。

但这都更像体育了,甚至这样的摸索对于中国体育的市场化有着极好的参考意义。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